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200章 陶姑娘**见刀伤

作品:凤花锦|作者:楚潆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7-01 10:10:34|下载:凤花锦TXT下载
  陶青羽见到花荞的时候,天已将暮未暮。

  花荞、呼延锦、小高三个人正在院子里打石子玩。花荞往天上扔一个石子,两个男人轮流用石子把它打上去,不让那颗石子落地。落地或是落在屋顶上的都算输。

  扔第几颗石子没人数,海明只管数,掉到屋顶的石头砸坏了几块瓦,输的人要连夜换瓦补屋顶。

  小高身体底子好,因为缝了针,又每天换药,伤口好得很快,花荞说,今晚就给他拆线。没事的时候,呼延锦就和他切磋格斗术,两人又从花有财的招式中,自创了一些攻击的招术。

  海英、海明两个年纪小,跟着回了府里,不用找吃喝,每天闲着一身劲,呼延锦也让他们跟着练些基本功。花荞还把送米面去福生堂的活,也交给他俩。离开了,还能帮到笑婆婆,和那些小弟弟妹妹,两人干得更是卖力。

  看到陶青羽,花荞又惊又喜,可再往她身后看,却没有看到还有别人。

  “青羽!你是刚到吗?怎么就你过来,我阿爹和花荣呢?”

  陶青羽笑道:“就我一个来。花荣和人比赛骑马,从马背上摔下来,腿给折了,不过花叔说没关系,躺两三个月就能好。他要照顾花荣,他们等花荣腿好了再一起来。”

  “真是吓人......花荣也十四岁了,还这么叫人不省心。”花荞皱着眉叹气道。

  “听你叹这声气,不像个十六岁的姑娘,倒像个六十岁的管家婆子!花叔让你别担心,估计,到六月他们就能过来了。”

  “你俩打算站在院子里说到天黑吗?去洗手吃饭,有的是时间聊。”呼延锦笑着催他们。

  他的心里却不是滋味,先前盼着师傅来,是想快点把自己和花荞的亲事定下来,现在,不但师傅来不了,就是来了,花荞的亲事由不由他定还不知道。

  吃了晚饭,花荞留青羽在家里住,两个姑娘关了门,在屋里叽叽呱呱的聊着天。

  “花叔精神很好,每天和我爹忙着做炸弹,埋土里的,放水里的......花叔主意真多,他说的东西,大家听都没听说过。”

  “那就好,阿娘走那段时间,他老是说胡话,吓死我了。”

  “嗯......就是......就是花叔还是会想你阿娘......不知你阿娘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?让我带回去给你阿爹......让他也能有些安慰......”

  这句话是易呈锦教她说的,可自己说出来却那么别扭。

  “姐姐你忘了?我阿娘的东西都在宝应的家里呢。当时出来得匆忙,哪里顾得上那么多?阿爹的好些东西也在那里。找个时间,让人回去把东西都拉过来才行。”

  “哦......也是......你娘留给你的东西,都在宝应?”

  “嗯。我也惦记着这事,可惜师兄也忙,他在詹士府,皇太孙睁眼就找他。”

  青羽“噗呲”笑了:“看你这话说的,太孙一睁眼,不是要找太孙妃娘娘,和他的才人娘娘吗?”

  “青羽姐姐!你上哪学坏了?我告诉陶庄主去!”花荞娇嗔着站起来,笑道:“你在这边坐会,我到东院去,一会就回来。”

  “呀!就这一会不见面,你就想人家了?”陶青羽自己有了心上人,看见花荞,也希望她过得甜甜蜜蜜的。

  “我不理你!”

  青羽一看,花荞还真往门外走去。她也站起来,跟在花荞后面。东院的门虚掩着,青羽推门一看,花荞进了东厢最边上的厢房,这不应该是呼延锦的房间,一般都是留给贴身侍卫住的。

  花荞......她去那里做什么?

  陶青羽见花荞进去以后便掩了门,心中更是好奇,更别说还有易呈锦交代自己,看看花荞和呼延锦在做什么这件事。

  房间的窗户开着,她悄悄走过去,探头往里望。

  屋里站着好几个人。呼延锦、海明站在床边,小高光着膀子盘腿坐在床上,花荞也坐在床边,阿蕊刚好挡着,看不见花荞在干什么。

  屋里传来花荞的声音:“拆线很痛,你可要忍着。”

  “穿针我都不怕,肉都长好了,我还会怕拆线?”小高低着头,说话的声音也嗡嗡的。

  “是长得很好,而且也没有化脓,这是蕊儿照顾得好......”花荞一边说一边动手拆线。

  蕊儿见姑娘扯到自己身上,有些不好意思,身子晃了一下。这下,窗外的陶青羽看得清清楚楚,花荞正在剪开缝在小高背上的线。

  小高背上一个张牙舞爪的刀伤,豁然入目!

  呼延锦似乎在称赞花荞什么,青羽已经听不清了,她已经悄悄的回了东院。

  过了一会儿,花荞回来了,她笑着说:“让你久等了,东院里有点事耽搁了。洗洗睡吧,咱们姐妹躺床上说话。”

  正好小七和阿瓜,去陶府里取了青羽的衣物过来,青翼还让他们,带了不少扬州的特产回来给花荞,两人拿了牛皮糖、方酥吃了起来。

  第二天吃了早饭,青羽就回去了。

  过了好一会,海英匆匆忙忙跑进来,对呼延锦说:“少爷,陶姑娘进了魏府,我就跟不进去了。”

  呼延锦皱了皱眉头,摆摆手让出去了。

  “师兄,出什么事了?为什么要跟踪青羽?”刚才看见呼延锦有些心神不宁,花荞觉得他心里有事。

  “我没机会跟你说,昨晚你离开东院,海英进来说,看见陶姑娘悄悄跟着你进了东院,她在窗外看了一会就回去了。恐怕她已经看到了小高的刀伤......刚才我让海英跟着她,果然,她没有回陶府,而是去了魏府。”

  “魏府?哪个魏府?”

  “魏谦,易呈锦的义父。遭了......如果她把小高受伤的事告诉易呈锦,他恐怕会猜到,那晚去汉王府的人是我......”

  “应该......不会吧?青羽她是我的好朋友,就算她知道,也不会害我的。”

  花荞有些不相信。

  呼延锦不想让她担心,过去摸摸她的头笑道:

  “对,不会有事,我们当心一点就行了。你若是要出门,一定要叫上小高。我得出去了,好几天没见到我们家那个倔老头了,我过去看看他。”

  花荞拽着他的袖子,送他出门。

  呼延锦忽然想起一件事,笑着对他说:

  “告诉你一件喜事,徐之锦殿试中了乙榜头名传胪,已经被皇上钦点进了翰林院做编修。下次见到徐三哥,你可要改口叫他‘徐编修’了。”

  “真的!太好了!徐三哥太厉害了!”

  “是厉害,他是宝应出的第一个进士,这次算是光宗耀祖了。你......可不许后悔。”

  “我后悔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呼延锦背着手,抿嘴笑着走了。只听花荞还在后面问:

  “到底后悔什么嘛......”

  这傻妞!
源码下载 站长新闻 畅游鱼资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