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五第五章 秘密探听,图斯礼现

作品:风初静 人未定|作者:寻津桃夭|分类:军事科幻|更新:2020-05-23 15:02:32|下载:风初静 人未定TXT下载
  回到枫晚楼,清叶在房间里等着,陆飞出去办事还没回来。

  “小姐怎么样,今早听说你被送进宫我就知道应该没事了。那皇上叫你去有什么事啊?”

  “让我干老本行,打架呗。”司徒淸故意逗清叶,她很喜欢看这个小丫头想不明白又好奇地不行的样子。

  “小姐,你尽拿我开玩笑。”清叶瞪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,小嘴微微嘟起。

  司徒淸一边卸下刚去觐见的正装,一边说到:“没逗你嘛,你小姐我的老本行可不就是打架?你想想,小到街坊邻居,大到武将子弟,谁没和我比划过。”

  “这倒是。”听到自家小姐这样说,清叶忍不住笑起来,思绪也随着飘远。当年将军府还未落魄时,可谓门庭若市。若官家带来的是小姐还好,要是碰上武将子弟,难免想与司徒清比上一比,多是落魄而归。最有趣的是当朝太傅的嫡子杨阁渊,明是一文弱书生的料,偏要单挑司徒淸。别看俩人同岁,司徒淸在个头上还是稍差些。看着来势汹汹的杨阁渊,司徒淸表示毫无压力,历经百战,她早知道这种白面小子不能当真,于是在几番小孩子家家的打闹戏码结束后,杨阁渊输了。司徒淸本想潇洒离场,谁知刚走没几步,司徒淸的腿就迈不动的。一看,是杨阁渊扯着呢,这还不算完,下一秒杨阁渊就来一个弱虎扑食,把司徒淸扑倒在地。几番挣脱,这小子斗武不行,这绑人的本事不赖,司徒淸硬是没脱身。且司徒淸早定规矩,若有人挑战,旁人一概不能插手,旁边的丫头们也知如何是好,只能干着急。

  过了好一会,司徒淸也无奈了。这杨阁渊跟狗屁膏药一样贴在她身上,甩都甩不掉。她只能开口道:“我说这位兄台,比试就比试,这样的举动是否不太合适?”

  杨阁渊丝毫没有放松,气鼓鼓地说:“你说,你输了!”

  “凭什么,你打过我了吗?”别的好说,就是比试输赢司徒淸特别看重。她一咬咬牙,又试图挣脱。这边杨阁渊也加了力度,挣脱失败。

  “不认输是吧,看谁笑到最后。”

  “谁怕谁。”于是在将军府的小校场的草地上,司徒淸和杨阁渊像鹬和蚌一样,一动不动。

  清叶看不下去了,将将军请了过来,太傅也一同前来。看到僵持的二人,司徒将军哈哈大笑,拍了拍太傅的肩膀:“虎父无犬子啊,不错不错。总该让清儿尝点苦头。”

  太傅微笑着摇摇头。司徒淸听到父亲如是说,忍不住了:“这叫什么苦头,有本事让他放开咱光明正大打。”

  “那你先告诉为父,何为光明正大?杨家小子躲着攻击你了吗?”

  “这......倒是没有。”司徒淸动摇了。被他绊倒这不算偷袭,父亲说过,只要还没离开战场都不该掉以轻心。现在杨阁渊又是与自己同处明面,算正面较量吧。

  与司徒淸的想法不一样,听到将军好像在为自己说话,杨阁渊有些难为情。这时太傅开口了:“渊儿,清儿毕竟姑娘家家。你这样——”

  这话一出,杨阁渊终于想起来和自己比试的诗歌女孩子了,脸瞬间红透了。但此时骑虎难下,放也不是,不放也不是。手臂刚有放松,怀里的司徒淸说话了:“放开放开,平手行不?”说着就一鼓作气撑开了束缚。司徒淸迅速从地上爬起,拉着清叶的袖子就朝院外狂奔。其他人没注意到,清叶却是看了个清楚,小姐的脸啊,红得像太阳。

  这次比赛是司徒淸年少比试中难得的“平局”。后来偶然得知知道,当年杨阁渊非要让自己认输的原因:原来司徒将军与太傅私交甚好,太傅也时常褒奖司徒淸,但对杨阁渊机器严厉。在杨阁渊看来,是不是自己满身书生气不得父亲喜爱,那自己就要挑战司徒淸并胜于她,这样父亲就能看到自己的能力并不比司徒清差。

  每每想到此处,司徒淸都忍不住扬起嘴角。虽后来与杨阁渊鲜有交际,但太傅刚正不阿,为人率性,即使司徒家落难,仍然在暗处给予了司徒淸不少方便。若有必要,此次翻案少不了太傅的助力。

  “清叶,过几天要往江南区一趟,你看——”司徒淸想,清叶在京都举目无亲,无依无靠,只能跟着自己,司徒淸也相信清儿肯定不会与自己分开,但江南一行有并非玩乐,实在不好替她抉择。

  都说女子是水做的,但清叶的眼泪真的说来就来。眼看着眼睛里就泛起泪花了:“小姐,不管你去哪,一定带上我。清叶不想再与你分开了。”

  正说着,传来敲门声。只闻扣门声,不闻脚步声,必是陆飞回来了。清叶轻轻擦拭眼角,随即就去开门。门外正是陆飞,他一脸疑惑看着眼圈泛红的清叶。

  “我说,这是咋了?刚来就听到你说啥不分开,这怎么还掉眼泪了呢?司徒这不是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吗?”

  “哼,谁掉眼泪了。要你管。”清叶傲娇地撇撇嘴。

  闻言,陆飞也不知说什么好,只能耸耸肩,显示自己的无辜。转头向司徒清问道:“我猜肯定是有事要派给你了吧。监狱一日游有什么异常吗?”

  “陆飞,你回来得正好。这个先不提,之前让你去查的事怎么样了。”司徒淸并没有接着刚才的话茬,而是询问离开前嘱咐陆飞去办的事。

  “这个啊,说来奇怪。”陆飞大步流星走到桌前,端起茶杯一饮而尽。接着说:“怕打草惊蛇,我今天一开始去了黑市醉仙楼。”黑市就是花钱办事的地方,醉仙楼是消息库的统称。“我先花了点小钱随便探听点事,信息基本无误后,我就开始放长线了。问着问着,还真被我问出点东西。你们猜是什么?”

  “装神弄鬼,真讨厌。”清叶给他翻了个白眼。

  “我说你这丫头还真不客气,别以为司徒宠你我就不敢——”陆飞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司徒淸摆弄自己的拳头,瞬间住口。

  “说重点。”司徒淸看看自己的拳头,还行,还行,行军一月有余,力道还在。

  “哈哈......”陆飞讪笑,随即端正态度,说:“大部分信息都没啥新鲜的,无非就是咱查到的那些。但是黑头给了我一个消息,他说,就在咱回城的前天,有个神秘人来卖了一个秘密,说,说是......”说到这,陆飞有些纠结。

  “直说便是。”司徒淸看到陆飞的犹豫,她想可能是个不好掌控的信息。

  “他说,要咱用同等的秘密才能交换。”

  <b>

  </b>

  &bp;

  &bp;

  &bp;

  &bp;
源码下载